主办单位:南华大学党委宣传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学校主站
/images/logo.png
   
 首 页  南华要闻  综合新闻  媒体南华  南华人物  院部传真  南华讲堂  视听南华 
 校园活动  南华赤子  南华论坛  校友动态  教育视点  电子校报  图说南华  文艺天地 
当前位置: 首 页>>文艺天地>>正文
边缘的梦
2019-04-15 土木工程学院 张洲    (点击: )

当地平线吞噬了西山最后一丝余晖,启明星划亮漆黑的夜空,喧闹了一天的大地终于宁静下来。忽明忽暗的灯光倾泻在被海风吹得摇曳不定的棕榈上。走在金滩上,不知疲倦的白浪缓缓冲刷背后的足迹。夜静得得可怕,它带走了身体的丝丝热量,我蜷缩着佝偻的身躯,如西风中的秋草,不知何处是归乡。

……

在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域,硝烟弥漫,无情的战火带走了对古文明的最后一丝挚诚。满目疮痍,仿佛诉说内心的悲恸。夕阳正在下沉,海水万片碎金动荡闪烁。整齐而又散乱的队伍,如长龙没有尽头。“爸爸,西边的余晖真美!我真想将晚霞缝在衣服里,这样就会永远暖暖的,不会感到夜的冷了。”望着孩子,他痴痴地笑着,眼里闪过一丝哀愁。“爸爸,我们这是要去哪呢?这条路看不见尽头。”“小乖,我要带你越过大海去抓住温暖的晚霞,然后将它缝在衣服里。让你暖暖的。好不好?”小乖,拍着肉嘟嘟的小手,大声说好。可是喜悦只是一闪而过,紧接着问:“阿爸,什么时候能再次回到这儿,飞鹰阿翔还要我带它去见阿宁呢!”“会回来的,阿爸会带小乖回来的。这儿有太多难以割舍的梦。阿爸怎舍得让小乖离开阿翔。”“好了,阿爸现在要带你登船远洋,去抓晚霞啦!准备好了吗?”“嗯嗯。”小乖点点头,肉嘟嘟的小手紧紧地抓住阿爸的粗糙而温暖的大手。

海滩上,海水冲刷金色的沙滩,时时的溅起丝丝白浪。红色的小船,在海面上轻轻摇荡。小乖肉嘟嘟的脸蛋紧紧靠着阿爸的手臂。“阿爸,小乖怕。”小乖怯怯道。阿爸,将他轻轻将他抱起。“别怕,有阿爸在呢?”他蜷缩在阿爸的怀中,闭这朦胧的小眼。不敢看汹涌的海面,生怕大海像带走余晖一样将他带走。阿爸,抱着他缓缓想船走去。一会儿,红色小船挤满了人。摇曳的小船在海风的轻推下,缓缓驶向落日余晖散尽的地方。

小乖依旧闭着小眼,紧紧地贴在阿爸的肩上。阿爸轻拍他的头,说:“小乖,快看,我们快抓住夕阳啦!”小乖耍赖地睁开小眼,朝阿爸做了一个鬼脸。然后伸长小手,向远处摸了摸,感觉暖暖的,又朝阿爸做了个鬼脸。“真暖和!”阿爸轻拍他的小背,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在阿爸的哄声中睡着了。

夜阑人静,海面上升起一轮新月,海风轻刮在小乖肉嘟嘟的小脸上,凉凉的,但他却感觉不到一丝凉意,阿爸的怀抱总是那么温暖。他揉了揉萌嫩的双眼,挣开阿爸的双手。呆呆地望着远处海面上银色的鳞波,心中生出点点遐想:这银波应该如余晖一样,也是暖暖的。于是,迈着小小的步子来到船边,慢慢蹲下身子,轻轻趴在夹板上,小手拍着细细的浪花,他笑了。这也许是战争中最美的阳光。

他不停的嬉笑着,乐此不疲。风顿时大了,船晃得更厉害了。只听见“扑通”一声,小乖沿着倾斜的夹板掉入银色的大海。海风没有唤醒熟睡的阿爸。小乖没有挣扎,只是感觉银色的大海太冷了。他蜷缩着肉嘟嘟的身子,闭着眼睛,他在不停地颤抖。一只手又在挣扎着,仿佛在找寻阿爸温暖的怀抱。海风静静地吹,海浪不知疲倦的翻涌,他如断线的风筝,漂泊无依。它终被白色的浪花,冲到海岸,脸碰在温暖的沙滩上,软软的,像阿爸的怀抱。他不再蜷缩,小脸紧贴这沙岸。他睡了,在做一个甜蜜的梦,梦中有阿爸和阿翔,更有那温暖的夕阳。晚霞的余晖静静地泻在他身上,仿佛缝进了衣里。浪花拍着肉嘟嘟的身子,就好像阿爸给他唱摇篮曲时的爱抚!

在深渊的边缘上,海风、余晖守护他每一个孤独的梦!

责任编辑 林为诚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2013-2015 南华大学党委宣传部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地址:南华大学第一教学楼15楼1502A室    邮编:421001   电话:(0734)8281257
联系人:曹老师    Email:uscnew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