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南华大学党委宣传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学校主站
新闻网
   
 首 页  南华要闻  综合新闻  媒体南华  南华人物  院部传真  南华讲堂  视听南华 
 校园活动  南华赤子  南华论坛  校友动态  教育视点  电子校报  图说南华  文艺天地 
 rss 
当前位置: 首 页>>文艺天地>>正文
再见,双门洞
2020-03-25 文/谢佩    (点击: )

《请回答1988》里,随着大家陆续搬出双门洞,故事终结,双门洞的荒废和破败让我心中有难以言语的伤感,最后剧中的德善说:“再见,双门洞。我会怀念所有人的青春。”我才知道,为双门洞,为大家一晃而过的人生而感到伤感的背后,是我在惋惜自己的青春。

虽然说这话尚早,但我不止一次曾遗憾,18岁以前的自己,没有一条像样的裙子。厚重的刘海和镜片下,没有一个放荡不羁的灵魂。我总是中规中矩的做着自己,纵然这已经是令人羡慕的平庸了。

我留恋着过去,这份留恋藏在我的骨子里。所以,触景生情的时候,它就会跑出来,折磨着我,叫我不得好受。

我从小在那条街长大,那条有着复古商业楼和90年代商业风格的街,那个时候物价还没上涨,一块钱还可以掰成两块钱使。我那时的梦想是要能买一瓶五块钱的“高级指甲油”就好了,也许它不会像一块钱的那样容易干。每次母亲牵着我的手走过那条街时,我的眼睛总不听使唤。它们会瞄向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身首分离后直勾勾盯着我的鱼,它会在摊主的叫卖声中卖力的蹦高了身子和我打“招呼”。再比如,某只被关在笼子里的猴子居然试图去投喂它的主人。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太新奇!

母亲有时会抱我进那栋商业楼,它只有一楼是开着的,门是一块块漆黄色的木板拼上去的,像旧时的谷仓,得一块块封。我从来没有上楼看过,也许像电视里那样,十几户人家住在一层楼,共用着厨房卫生间和走廊。当然,这仅仅是猜测而已,毕竟我也未曾听闻过那锅碗瓢盆交响曲。每当这个时候,我会乖乖的站在母亲旁边,手里也许还拿着别人给的糖,就那样看着母亲拿起又放下,拿起又放下。然后在天色将晚的时候,一把抱起我匆匆赶回家。

对于母亲这种看而不买的行为,在某年夏天,我收到一条紫色的,镶着花边的长裙后,便突然有了解释。

人生里会有很多东西舍不得扔掉,很多事情难以忘怀。这也许是因为它们承载了爱。

我就在这条街一次一次的穿梭中长大,最后搬离了这个“家”。

也许某年的新闻曾报道过这件事,因为当地过度矿采,而导致民宿塌方。一夜之间,老街便褪了繁华,只剩荒凉。故地重游,也如破败的双门洞一般,仅留危房。

仅有的几户人家留着灯,我就那样痴痴地看着,没人知道我这样伫立着是为哪般。我后来在日志里写道:“每次穿过这条古老的街时,我的眼睛总是忍不住追随着这些老房子。我想停下来看,看它们有什么魅力,每每让我挪不开脚,我想穿过那弄堂,跨过那拱门,一下子回到小时候。也许我本无意探究别人的隐私,可谁叫它在呼唤着我。那些佝偻者的老人会轻轻抬一下他们浑浊的眼,似乎对我的冒犯不甚在意。穿过每家每户,我在那看到了,腐烂了的过去。”

所幸,我已经不再难过,因为我将它们记录了下来。我再也不会因为遗忘,然后在某天某时某刻因为遇到陌生而熟悉的景而感到心中空落落。

毕竟,我们得在过去中寻找答案,未来里探索光明。不是吗?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2013-2015 南华大学党委宣传部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地址:南华大学第一教学楼15楼1502A室    邮编:421001   电话:(0734)8281257
联系人:曹老师    Email:uscnew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