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南华大学党委宣传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学校主站
/images/logo.png
   
 首 页  南华要闻  综合新闻  媒体南华  南华人物  院部传真  南华讲堂  视听南华 
 校园活动  南华赤子  南华论坛  校友动态  教育视点  电子校报  图说南华  文艺天地 
当前位置: 首 页>>文艺天地>>正文
老友记
2019-04-15 土木工程学院 张洲    (点击: )

朋友又见面了,彼此点头笑笑。彼此走近,静默地走近,心中便起了特别的感觉。怪怪的,说不出的滋味。似乎是久久未见,复而见之的欣喜。但我认为更多的是因时空各异带来的隔阂与恐惧。我放缓了向前的步伐。并非每次老友相遇都可以却话巴山夜雨。尴尬示意,短暂沉默,木讷吐词,当年共穿一条牛仔裤的铁哥们,便成了青涩、懵懂的初恋少男、少女。时间改变了许多,他已不是当年的奶油小生,面部棱角分明,目光有丝犀利,多了些男人的气息。社会是一位整形师,在的脸上、心里掘沟浅槽,抹去了天真、烂漫,塑造了沧桑而又性感的面庞。可我还是那样,虽然下颚多了些胡子,可依然改变不了我娘炮的本质。我没有20岁人应有的担当,除了有时候发些莫名的感叹外,我还当自己是那个15的少年。

我想有些习惯总会在他身上慢慢淡去,但是嘛,他还和我一样喜欢奶茶店里那种氛围。昏暗的灯光轻轻打在肩上,放着全是最流行的音乐,喝最甘甜的茶啊!那时候啊,彼此不用太多交流,都能体会那份享受与平静。如今,彼此相望却是尴尬,尴尬过后,又是埋头吸吮。我恐承受不住这份尴尬,便早早道别。“再见!”再见,再见,呵呵,不知何时又能再见,难道又是下一个八年。早早离开不是不珍惜,只是希望停留在彼此心中的是八年前的你我,而非眼前的尴尬与隔阂。记忆中的他,记忆中的我,也许是就是最好的我们。

推开门的那一刻我显得决绝、毅然,不再注视他闪躲的目光。开足马力,此刻唯有速度才可以将思绪埋在风中飞扬。说实在的,我并不喜欢所谓的速度与激情,速度带来的不是欢愉而是恐惧。因此未曾体验那80迈。但那时候,是惊悚与放纵,更是一份释然。

今晚的夜有点特别。上午的风雨吹落支架上的蓝线,留下另外一根形单影只。是倦了或是乏了,黄师傅无暇抢修。没了做作的灯光,雨后的星空便是极好的,闪烁的星光,似善睐的明眸,澄澈、纯真。不似平常的燥热,“沙沙”的风声透过杉树的针尖驶向渺远的天际。

凭着一点星光,摸出床底锈迹斑斑的盒子,轻轻拭去盒面上的老尘。红锈将吻合处牢牢封住费了好大劲儿才打开。真的就是那两根蛛丝,由铁盒的一角轻轻地牵到一扎明信片上。就那么两根细丝,迎着月光发亮......再多了,那还像样吗?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怎么容许它们出来作怪,管它有多美丽,多玄妙,多细致,够你想象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一切的不可思议,依然难逃被清扫的命运。呵呵,可我家不是中产阶级,它便得以存活下来。用食指轻碰了碰,只见它们正在月光下晃晃,亮亮的,细细的,倒是像涎水丝,也有点像银,令人讨厌,也不是那般的讨厌。尤其它们那般洒脱风雅。可是蛛丝已经将明信片封住。把明信片取出,蛛丝势必会被破坏掉。怎忍心将如此的艺术品毁掉呢?也许是天意吧!竟不想让我拿出这捆纸片。放着便放着吧,某天的某个时刻才是拿出它的对的时间。臆此,便早早地将盒子合上,也算了了这段牵挂。

呆呆地望着窗外痴想,与其说“想”,还不如说是思绪停滞。过了太久,太久,我已经忘却当初上面写得是什么了。不必翻开,我想这便是我与他的回忆,有时候偶尔回味便不错了。

一根蛛丝!记忆也是一根蛛丝,所在铁盒子就由捆明信片的麻线牵去,虽未织成密网,这诗意的前后,也就是相隔八年的情感联络。

子夜的月光依然斜照,庭院悄然,斑驳烛影,房里的窗帘与风依旧伴成抖动的图案。

思索许多事,在意识流回放的时候,总是那么晦涩,幡然醒悟时好笑自己才明白那么简单又明显的道理。现在已不复当初,即便我不想承认,但事实却在那儿清晰可见。正如我那样,即便我不想承认我已经20岁,到了该担当的年纪,我也无法逃避应面对的责任与义务,更回不到15岁时的街头那个摩登的奶茶店。此时我拭下颚的汗,差不多可以意识到我下巴的胡须,我尊重那凌厉的岁月力量,因为我明白,那便是回忆的纹路。

责任编辑 何博奇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2013-2015 南华大学党委宣传部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地址:南华大学第一教学楼15楼1502A室    邮编:421001   电话:(0734)8281257
联系人:曹老师    Email:uscnew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