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长恨奈何许--读《长恨歌》有感-南华大学 - 新闻网
主办单位:南华大学党委宣传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学校主站
/images/logo.png
   
 首 页  南华要闻  综合新闻  媒体南华  领导讲话  院部传真  南华讲堂  专题频道 
 校园活动  南华赤子  南华论坛  校友动态  教育视点  电子校报  美丽南华  文艺天地 
 不忘初心 
当前位置: 首 页>>文艺天地>>正文
一生长恨奈何许--读《长恨歌》有感
2018-05-22 黄婷    (点击: )

青灰色的弄堂,几缕袅袅的炊烟,一簇攀出墙外的夹竹桃,和偶尔停在青瓦上的白鸽子……这是上海四十年前的风情。

四十年前,她是受万人瞩目,任人依恋的“上海小姐”,陪伴她的是十里洋场的灯红酒绿,是夜夜笙歌、纸醉金迷的生活;四十年后,繁华褪尽,她在静寂的平安里无依无靠,命丧他手,她的命运夹杂着数不尽的心酸,散发着樟脑丸的味道。四十面前,她还是涉世未深的女孩,她的世界只有弄堂顶上的天空那么大,只能望见飞鸟飞过的痕迹;四十年后,她已成为历尽沧桑的妇女,可她的世界只有平安里的那间小屋,却已望不到飞鸟、白鸽。四十年的风云变幻,四十年的心酸折叠,王琦瑶在老上海度过她沉浮变幻的一生。

“红颜巧笑美目盼,沉醉虚华浮云梦。只怨生却百姓家,一生长恨奈何许。”王琦瑶的一生浮华而凄婉,如同一首绵绵无绝期的长恨悲歌。

浮华的爱情

王琦瑶从未有过神圣的、纯洁的爱情,她的爱不是深爱、不是真爱。少女时期应是一个美丽女子娇羞怀春、爱情至上的时期,在这个青涩的年纪,王琦瑶竞选“上海小姐”被李主任看中,她沉入浮华,成为李主任的“金丝雀”。她心甘情愿献出年轻的身体并不是出于真正的爱情,她要的是爱丽丝公寓的繁华、精致,而他要的是一个少女温柔乡里的片刻宁静。他们的苟合只是身体与物质的交易。

随着李主任的坠机失事和时代的变迁,王琦瑶从“上海小姐”到交际花再到一个以打针为业的普通平民护士。角色的变化,没有褪去她所追寻的繁华与光环,梦幻虚美的生活观与爱情观遮蔽了她的一生。因此,邬桥的纯净善良的阿二的喜欢与普通职员程先生的苦苦追求并不能感动她,她对阿二有一丝丝的心动,却只是孤独寂寞时心灵的慰藉;程先生的始终如一,也只能成为她感情上的候补人员,不能真正走进她的心里。旧式家庭出身的康明逊的出现契合了王琦瑶怀念过去的心里需求,然而因为家庭的限制,他们不能至死不渝地坚守。王琦瑶纵使有多么爱他,也无济于事,最终落得“妻不成妻,妾不成妾”,悲惨地成为了未婚妈妈。和老克腊的交往无疑也是想抓住往昔灿烂岁月的飞蛾扑火,王琦瑶在这场感情里依旧输得一败涂地,王琦瑶在老克腊的眼里是一件古董花瓶,他在目睹了王琦瑶的老态后逃走,不管她怎么挽留,都无济于事。

王琦瑶所追求的浮华的爱情曾在老上海繁华时绚烂过,但也只是昙花一现,不久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人生由盛至衰,爱情由浮华而落寞,她那颗退到时代的角落里的心面对浮华爱情,依然蠢蠢欲动,再怎么隐忍,也无法掩饰她对那个时代的渴望,总要抓住繁华爱情的尾巴,却被爱情抛弃。

淡漠的亲情

母亲温情的缺失和女儿的疏离,也给王琦瑶的一生涂上了悲色。在爱情上,王琦瑶虽然是失败的,可她还体验过爱情。但是那与生俱来的亲情,本应该在身体受创伤时给予温暖,心灵落寞时给予慰藉,失败痛苦时给予鼓励,快乐愉悦时一同分享的亲情,她却从未感受过,王琦瑶也不知那为何物。

在王琦瑶年轻时,她长期地住在同学蒋丽莉的家中,寄人篱下、选美、被包养在爱丽丝公寓,她的母亲面对着她的游离的生活,是不言语的。或许在王琦瑶青春时期从未得到过母亲的温暖,母亲的隐形以纵容的姿态,任意王琦瑶随意的规划自己的人生。随着李主任坠机事件的发生、时事变迁,王琦瑶由繁华富丽的爱丽丝公寓的女主人转变为安静落寞的平安里的平民,母亲在她人生改变的大时期里依然处于隐形的状态。王琦瑶与其他女孩相比,是可怜的,她从未得到来自母亲的关怀与抚爱,一直在外独自生活。王琦瑶母亲的出场,仅在王琦瑶生产的时候,她的珊珊来迟,并没有给王琦瑶带去安慰与温暖,只是以母亲的姿态一味地数落她的未婚得子,最后在与王琦瑶的争吵中愤然离去。她绝情的背影给了王琦瑶沉重的打击,王琦瑶却也只能故作坚强。

随着女儿薇薇的长大,她的疏离与叛逆给王琦瑶带来更多的失望,加重了王琦瑶的亲情悲剧。从薇薇学会打扮、爱美开始,姿色平平的女儿与年轻漂亮的母亲暗自较劲、争奇斗艳。薇薇总想着自己在姿色上要超过母亲,从来不给王琦瑶好脸色看。不仅如此,她丝毫不管母亲的死活,只顾一味地找王琦瑶要钱,王琦瑶的温婉、柔情在薇薇的没心没肺里渐渐被消磨得一干二净。在,薇薇因结婚后准备出国,特地前来索要当初李主任给王琦瑶的戒指,王琦瑶面对来自女儿的冷淡和予取予求只能表示无奈,母女关系的紧张与淡漠使得王琦瑶从未从女儿身上得到过温暖与理解。最后,薇薇抛下王琦瑶,去了美国。

朋友的祸端

在王琦瑶的一生中,出现了许多的朋友。常言道:“有什么样的朋友,就决定着你成为什么样的人。”王琦瑶的朋友或轻或重,却引领着相貌出众、出身平民的她见识、追求、浮华、虚荣,迷醉、繁华,最终,在繁华与虚荣的追求中走向人生悲剧的巢臼。

吴佩珍是她青春时期的朋友,她带着王琦瑶参观片场,点燃了王琦瑶的浮华梦,激起了后面的试镜。蒋丽莉的出现,使得王琦瑶的人生更加悲剧。蒋丽莉,连同她母亲,连同程先生一起,策划了王琦瑶参加“上海小姐”的选美大赛,这让王琦瑶看到了人生的虚华与梦幻,意识到女人姣好的身体是人生最大的资本。要是没有蒋丽莉的家庭背景、人脉关系,王琦瑶根本就没有机会登上选美的舞台,也不会使她内心的浮华梦越燃越旺。这场选美直接导致了王琦瑶做李主任的情人,用身体满足物质的需求。

在繁华逐渐落幕之后,在平安里,她认识了严家师母,两个女人经常在一起谈天说地、闲聊家常,打牌搓麻将,排解心灵的寂寞。然而,正是因为严家师母,王琦瑶认识了康明逊,这个能给予她爱情却不能给予她名分的男人,使得她带着他们的孩子独自过活。女儿薇薇逐渐长大,王琦瑶认识了薇薇的同学张永红,这个青春的姑娘对王琦瑶及其仰慕,很聊得来,建立了一段不错的友谊。通过张永红,王琦瑶认识了老克腊,老克腊年轻并且对王琦瑶有着深深的痴迷,满足了王琦瑶的虚荣心,然而他的匆匆离去斩断了王琦瑶的最后一根爱情稻草。最终,王琦瑶的生命葬送在张永红的男朋友长脚的手中。

这些朋友,给了王琦瑶繁华与虚荣,却也使得她落寞与沉浮,最终,在落寞中葬送了她的生命。

凄惨的晚年

王琦瑶的命运悲剧总是激起我内心的阵阵凄凉,我恨王琦瑶浮华的选择,也同情王琦瑶生命的沉浮,还有她晚年的凄凉。

王琦瑶似乎一生都在追寻华美的爱情,可是兜兜转转,迎来的是一个又一个的爱情悲剧,她倾尽所有,却没得到一份真心与最后的坚守。老克腊对她的痴迷与复古欢欣,使两人之间展开了一场忘年之恋,可以好景不长,这场忘年恋匆匆结束,老克腊逃之夭夭,金钱利诱也没能留下他。来来去去,她当初的梦碎了,还是自己一个人。她这一生就没有过真正的亲人,她倾心倾力抚养长大的女儿薇薇,王琦瑶不但没有得到她的温暖与理解,反而薇薇找到了家庭的归宿以后,与丈夫去了美国,狠心地抛下她一个人,连最基本的晚年赡养她的义务都没尽到。沉浮了一生,她什么都没有得到。命运总是不由着自己去主张,王琦瑶以一生的等候来成全人生,曾经繁华一梦,以为终身有靠,原来最后可以安身立命的只有李主任死前留给她的那几块金条,她守着那几块金条,守到了老。真是凄惨,人生走走停停,到头来只有那几块金条陪伴着她,也只有那几块金条值得她去守护,没想到最后却为它送了命。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我目睹了时间对一个女人的残酷剥夺,目睹了王琦瑶那凄凉而辛酸的晚年。

“鸽子从它们的巢里弹射上天空时,在她的窗帘上掠过矫健的身影,对面盆里的夹竹桃开花,花草的又一季枯荣拉开了序幕。”先前的一切光影被王琦瑶的死亡咽下,生活恢复了常态。而面目上的浪静风平,撑不住芯子里的暗流涌动。这个不甘心的女人的最后挣扎,将她带到了当年她梦想刚开始的地方。

她的一生是用力挣扎却最终失败的一生,她精明却又糊涂,坚强却又脆弱;她的一生以美和爱开头,最后却剩一个凄凉的结局。或许这就是长恨歌告诉我的道理:人生本就是如此,并不是我想象,也不是你想象,不是你安排,也不是我安排,只会是错着走,因此,就只能长恨了。

责任编辑 米俞蓉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2013-2015 南华大学党委宣传部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地址:南华大学第一教学楼15楼1502A室    邮编:421001   电话:(0734)8281257
联系人:曹老师    Email:uscnews@163.com